看这场人来人往

散步

突然想起曾经最爱一个人沿着学校不大的草坪散步。


那草坪是个小小的圆,傍晚时分空气开始静止沉淀,再无“正经事”需要分心,于是肆无忌惮的沉浸在无可名状的情绪里,沿着草坪没有终点也没有起点的慢慢走。时常有减肥的大爷大妈或者散步的三五一群的同学,快步追上我,超过我,又追上我,超过我。就这么把自己隐藏在他们之间,当人群擦肩而过时,仿佛那转瞬即逝的风中也能夹杂一丝温暖。悄无声息的散步,有时也凝神侧耳倾听学校广播电台隐约飘渺的歌声,一个人无声微笑,有时也不知在忆起什么可想可不想的事,一个人出神沉默。有时抬头看看天空,看着天幕一点点从湛蓝变成深蓝,华灯初上,长长的影子开始消融,变的模糊,不再面目可憎,终可融入那凛冽夜色之中。


那时混沌的少年时光刚刚散去,终是不可避免的走向两个极端。有时垂涎窗口的暖黄的灯火,那红砖墙壁和厚厚窗帘也遮不住的欢语笑颜,以为可以护得所有人周全。却又时常在靠的太近时,犹犹豫豫,反反复复,在就要接近的一刹那,宿命一般转身——今年夏天,在四十度的天气里吃生在冷水里的鱼,想着不知这鱼生前,可会料到自己终于到了个温暖的所在。


时光荏苒,转眼又到秋天。还记得曾经看到一棵树,叶子们被风干成枯败的模样,就那么颤颤巍巍的挤在枝头,不知是等着夕阳给它们披上暖黄的衣裳,还是等着秋天最后一场风吹之后离场。岁月轻轻扇动双翅,幽暗的心室被回忆开了个窗,亮光照进来,那些以为再也看不见的往事都在飞舞萦绕。顺着光看,全是晶晶亮点,若逆光凝视,又尽是灰晕晕一片。从冬走到春,又从夏走到秋,可是终于不再寻寻觅觅,不再寻寻觅觅。明白了只能走着,走着,一直走下去。


好似一场轮回,从起点走到起点。那一丝冰冷,岁月荏苒,终是没得消减。从来没有想到,那场散步,不仅横梗在傍晚和深夜之间,也横梗在以后和从前之间。


   
评论
突然想起blogcn还没有升级的时候,我那个粉色的页面。也突然想起那段有关奢靡颓唐的话

彼时此时,我竟是没有什么长进

昨天听妈妈说,我大学到北京报道那一天,司机开车到北京后,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从今以后,在这北京,我就独自一人了。。。

妈妈说当时我说完那句话,舅舅和我妈坐在后排,对望了一眼,两个人眼圈都要红了。。。

此刻彼刻,我还是那般没心没肺

当时若不是那小司机聪明,岔开了话题,可要怎么收场

如今已进京十余年,期间风起云卷,泪和欢笑,种种种种。。。。。。情何以堪

果然过了九年,我还是原来的我

幸还是不幸?

于我,是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