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场人来人往

马德里病人


很久没用中文写东西,因为清楚的知道写出来也不敢发出去。可是这次无论无何实在是想写下来,寂寞在心里左右突围,像是到处找寻出路的困兽。中午午饭后一时沮丧的无法自拔,竟然跟Fran讲起自己的现状,还给他说我打算十天后自己庆祝下,理由是第一次独处满一百天,搞的他也好似心情抑郁,实在是对不起了。于是我知道,再不写点儿什么出来,我怕是要疯了。心里明明藏不住任何事情,却又偏偏做出诸多或愚蠢或唐突的决定。原谅我天生多情,缠绵悱恻常常至柔肠百转却又无法言一词道一句,伤春悲秋这毛病,怕是一辈子也难以戒掉了。

这太阳与月亮交相辉映的马德里,天空从浅蓝到深蓝的日日夜夜。白天下火一样炙烤着大地上每一个活物,花草树木慢慢失水干枯。晚上孤独的一轮皎月夜夜升起又落下,星光也被太阳晒褪了色。过了半夜一点多,温度终于回到二十几度,小镇上的一切冷静下来,每棟楼房也终于得以喘口清凉的气。进入旱季,天气干燥酷似沙漠,却还是没能晒干我这潮湿阴暗的心。写东西是我一个人的倾诉,比起微信朋友圈,Facebook真是个安全的所在。旧日家人朋友几乎无人可看到,虽然也伴着无可名状的落寞,总好过让压抑像疯狂的野草,填满不能专注于工作的每个时间缝隙。

从出生到现在,从没有一个人独处过这么长或者说这么短的时间。有时候坚强的咬碎牙齿也要坚持下去,有时候又脆弱的听到一句歌词就崩溃到哭的不能自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现如今想到这首诗,更不敢感叹那句“天凉好个秋”了,春光最美最杀人。美词美景效果等同,不过是更衬出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犹记得去年突然看到雁南飞,如今半夜回家时,连天上的红眼航班,都不敢抬头再多看一眼。怕自己像傻了一样紧盯着那飞机不放,然后再突然想起哪怕坐飞机回去,也几乎是无法“回家”。生活从来不易,一旦决定了在路上,就只能把过去埋葬。过去期待多时,又幻想无数,如今我终于这般境地。一个人的独角戏,继不继续都不由我选择了。

如今生活中最大的最可笑的变化竟然是不能再听任何中文歌。本来就对语言敏感,尤其现在这个时候更是不敢庸人自扰。英文接触多了,写出来的东西有时不由自主的去考虑逻辑性,对我这个常常随心所欲写随笔写到天南海北的人,也是种好处,有些东西不再写出来,也就慢慢不再忆起,然后慢慢变得坚强,终于有勇气一个人做饭给自己吃,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离开家门,又一个人打开沉默的锁心。家里实在太空旷的时候就把音乐开到最大声,或者用英文对话来模拟有他人在场。刚刚看了豆瓣上一个人住满三年的一篇长文,我这只是九分之一而已。不过万事开头难,一旦养成了习惯,剩下的哪怕是三十年,也会找寻无数的乐趣来填满生活的角角落落吧。如若不能选择回头,只有坚强面对了。

很小很小就明白,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存在。却犹如飞蛾扑火,绕着耀眼的温暖纠结。思绪错乱时候,喃喃自语中,怀着心中的冰冷,望着那温暖的所在。羡慕烧成了火,终于翅膀一碰触的痛,才懂了自己终会灰飞烟灭。无奈的苦笑也好,落寞的解脱也罢,性格决定命运。林黛玉眼中从冬流到夏的眼泪,是还她上一世的债,也是救她这一辈的情情。眼泪流光了,债还完了,各人自有各人的所在。除了等这长夜不再漫漫,也没别的选择了。

有时候害怕回到这样一个人的“家”,心里盘算了多次找个室友,最好是英文母语的,是不是该上网发个帖,或者在学校里张贴小广告……就这样在心里盘算了每个细节。临到头却又踯躅不前,一个人自由自在的习惯了。若是有了室友会不会生活中诸多不便,会不会各种生活习惯冲突,到底能不能面对……于是作罢。习惯了房间收拾的别无杂物,随着独处的时间越来越长,整理癖越来越严重。就如同他所说,让我一个人过这清心寡欲如修行般的没味道的生活吧。如果这样的我可以处于最舒服的状态的话,一时的寂寞又有什么不可以忍耐的呢。如今沮丧之感越来越不频繁了,终于学会了自我调节,自我发泄——如同现在,写出来,就好了。

今晚不知何因在上网搜了一个人住,生存的意义,如何自我测试抑郁症之类,我知道我是需要个发泄的途径了。半删半改的写了这许多,好似一瞬间又回到当年的我,洋洋洒洒一番话,其实还是什么都没说,但好歹写了东西出来,心里的病轻了许多。今天想着等到秋冬下雨的时候,一定要到附近公园去散步,日子又好似终于有了期待,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了。


   
评论
突然想起blogcn还没有升级的时候,我那个粉色的页面。也突然想起那段有关奢靡颓唐的话

彼时此时,我竟是没有什么长进

昨天听妈妈说,我大学到北京报道那一天,司机开车到北京后,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从今以后,在这北京,我就独自一人了。。。

妈妈说当时我说完那句话,舅舅和我妈坐在后排,对望了一眼,两个人眼圈都要红了。。。

此刻彼刻,我还是那般没心没肺

当时若不是那小司机聪明,岔开了话题,可要怎么收场

如今已进京十余年,期间风起云卷,泪和欢笑,种种种种。。。。。。情何以堪

果然过了九年,我还是原来的我

幸还是不幸?

于我,是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