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场人来人往

变化

喜欢阿姆斯特丹的这样半阴半雨的天气,没有为什么,只能说总觉得家乡就是这样的,也许这就是生活。在公园散步,从河的这一头绕到另一头,看地上的小鸟发呆,冲着对面来的跑步者彼此对视一笑,坐在咖啡馆里写blog。无论是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这样的天气,都太适合了。




好几年前,我一直都在担心变化这个事情,曾经每隔一个月,就问自己是不是又变了了,会不会是向着自己不喜欢的样子,又近了一步了。科学家说九年的时间,就足够一个人全身的细胞来次大换血。可是怎么办,我喜欢自己,喜欢现在的自己,喜欢自己为了莫名其妙的事开心或者不开心,也喜欢自己专心写代码不理一切,有时候狂躁的不能踏踏实实想事情本身,又经常崩溃莫名其妙烦躁,喜欢看书的时候最烦说话,也喜欢人来疯一样一参加聚会就happy的不像样子的自己,也喜欢自己在讨厌自己的时候,讨厌的彻头彻尾。自恋的人真的不适合变化,不过又有谁不自恋,这根本就是基因里决定的吧。




是变好还是变坏,或者这种变化本身,是好还是坏呢。我想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在之前的之前,我最害怕的是自己变得面目全非,现在我也不清楚,不过至少不会变成自己不喜欢的样子——而且,我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喜欢的样子是什么,也许这就足够了。




今晚又要飞回马德里了。短暂的七天,认识了许多有趣的人,也被许多有趣的人认识,这个圈子就是这样小,估计有好些在今后,明年或者后年的会上,大家又会彼此相对大笑。只希望到时候脸盲症患者的我,还能清清楚楚的叫出人家名字,不至于再次尴尬大笑吧。




郁金香展只能说是太漂亮了,太太可爱,总觉得不适合我这样dark的人,刚开始的半小时确实眼前一亮。荷兰人真是极尽所能的把一切可爱,漂亮,精致,精心设计在一起。也许他们的生活,除了担心花朵的颜色不够靓丽外,再没有其他烦恼了。




一周的时间白驹过隙,飞逝而过。仿佛一眨眼,又好像我刚到这儿的日子。现在的leganes对我而言,回那里,真的好像回“家”了——想想挺有趣,其实我才站在自己阳台上,看了半年又一个月的蓝天白云和下雨天。我想,我还是变了,被实验室同学和很多东西所影响,没有以前那么纠结了。其实人生在世,快乐就好。那些风牛马们的片段,记在这里,那些大笑,希望每个人都能有。




阿姆斯特丹举世闻名的red neighbor是肯定不能不去的,也是去过了。羡慕她们的好身材和漂亮脸蛋,羡慕有这些资本的女人们,魅力无敌。希望她们工作顺顺利利,永葆青春 :)。毕竟这是世界上女人们最古老的职业了,也是值得尊重的。




同来的同学们还在梵高艺术馆,我昨天下午参观了那,今天有自己的时间一个人在公园散步,在街头驻足,在人流里努力记住路标,在街头飞驰而过的自行车流里左右不是,在咖啡馆写我的blog,也是很不错。所以又长篇大论的写了这么一大堆,估计是离开实验室太久,又恢复成没被十六进制和二进制侵蚀之前的我了。




阿姆斯特丹的漂亮,是跟西班牙不一样的漂亮。

   
评论
突然想起blogcn还没有升级的时候,我那个粉色的页面。也突然想起那段有关奢靡颓唐的话

彼时此时,我竟是没有什么长进

昨天听妈妈说,我大学到北京报道那一天,司机开车到北京后,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从今以后,在这北京,我就独自一人了。。。

妈妈说当时我说完那句话,舅舅和我妈坐在后排,对望了一眼,两个人眼圈都要红了。。。

此刻彼刻,我还是那般没心没肺

当时若不是那小司机聪明,岔开了话题,可要怎么收场

如今已进京十余年,期间风起云卷,泪和欢笑,种种种种。。。。。。情何以堪

果然过了九年,我还是原来的我

幸还是不幸?

于我,是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