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场人来人往

Summer School

今天晚餐结束的不算晚,又手痒痒忍不住打开这个文档,零零碎碎记下来一些生活的片段,回头看起来,若能再想起那时那刻,那些笑容和阳光,也不枉敲这许多键盘了。


写这次summer school之前,不能不提我出发前一晚的糗事。当晚是Grace生日餐,陪她化妆选衣服又一起去餐厅,十几个人吃到十一点半还没有要撤的样子,我想我还是早走为妙,不然待会儿肯定去跳舞。可我第二天还要打包行李七七八八,实在没这精力。于是一个人Google Map到了车站,然后时间尴尴尬尬的就要十二点,立马慌了到处抓讲英语的人问这时地铁还开不开(地铁和火车都可以到我家,但是其中一个十二点就停了)。结果竟然碰到一个女生,她说她要跟我回同一个地方,干脆一起走吧,Thank God!然后我又。。。掏出我的四张车票问她哪一张能到,丢死个人啊。结果聊了一路才知道她跟我一个学校,是我们校区的大一新生,还有可能认识我带的学生——我俩简直笑了一路,更可怕的是,估计我同学们会笑更长时间了。。。囧里个囧


然后时间走到了今晚,空间变换到荷兰。这是我第一次来,从机场到酒店,从两层漂亮小房子到长长的海岸线,一切都跟西班牙那么的不同。当然,气候也是很不同,马德里大家都穿T恤,这边我们还捂上了羽绒服——当然,本地荷兰人,以及更北的瑞典同学们,可能他们的衣橱里,只有T恤吧。


一出阿姆斯特丹机场,就看到ICBC的大广告,身为中国人最大的好处简直就是每次跟陌生人聊天,不用担心他们不知道你的国家到底是哪里。等我们晕晕乎乎找机场出租车,有个先生走过来问需不需要帮助,好吧,我们需要一辆出租车,真的没想到主派来一辆特斯拉!司机快两米的大个头,一身黑西装,超黑墨镜,光头,打开车门那一瞬,好似从电影里走出来。不过聊起天来酷劲儿立马原形毕露,身为当地人的他,婆婆妈妈跟我们介绍了好多。说荷兰人抗议空气污染,所以他们公司采购了特斯拉——污染在哪里?在哪里?告诉我啊!又说今天我们走运,这会儿一点多午饭时间,要是三四点,大家都在路上去海里玩儿,会很堵很堵——我们身为西班牙来的人,表示这样的天气去海里游泳???不过他没开玩笑,确实看到好些人在冲浪——必定是好些“北”欧人!

一路上穿过小城的中心,漂亮极了!好似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地方,到处都是树木和各色各样,鲜艳的郁金香,还有大大小小的湖和河,间杂两层尖顶刷成各种颜色的住家。若是拇指姑娘瞧好躺在某片花瓣上,我也不会惊讶,虽然这里不是丹麦吧。在西班牙见惯了动辄千年的大教堂,各种华丽雕塑,壮观的喷泉,来到这儿,一切都与众不同的精致。果然欧洲每个国家,虽然面积不大,却各有各的特点和脾气。


来这儿之前,我忐忐忑忑问Tobi和Pablo回去要不要交个报告什么的——作为中国人,真的很习惯交报告哦!结果这两个家伙没心没肺的嘲笑了我一通,还说如果我坚持要写的话当然没问题,其实欧盟办这种summer school的主要目的就是让学生们熟悉同领域的教授和彼此,这样以后参加会议,不至于在几百个人里一个人孤孤单单,好歹有个熟面孔总是好的——因为参加会议的时候,大部分都装的太cool了。所以我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跟别人talk——这点儿简直就是我最拿手的东西好不好,比我的research还拿手啊,哈哈。


第一天上午的课程是Coding相关的,非常感兴趣,恰好也坐在第一排——其实没得挑,我们仨来太晚,座位只剩第一排,囧。结果上次那个去我们学校的大牛人也是组织者之一,还跟Tobi认识,于是跟他恭恭敬敬的聊了几句,其实是跟他还有另一个教授搭同一个电梯,不聊真的没礼貌了——老头八十多岁依然很精神,成就快要接近香农了啊!那可是香农定理啊!!


下午的Poster环节,就是寻觅跟自己相关的同学的好机会了。第一个误打误撞的竟然请一位伊朗来的男生介绍了他自己的research,结果瞬间变好友,他一个人过来,干脆晚餐跟我们share同一个餐桌了。只能说这男生还真是很绅士的,落日之后狂风乱起,他看我冻的够呛,一直坚持要把自己衣服给我披上,搞的我都很不好意思了。拒绝了好多遍,终于挪到室内去,不管怎样,谢谢他了。


晚上主办方写的是Walking Dinner,然后我们一顿乱想,我还煞有介事的给我实验室同学分析,估计类似鸡尾酒会之类的。结果我们真的是想多了,原来walking dinner,指的是我们坐在餐桌上,侍者一道道上菜——然后同学们都说这就是走动的菜,狂笑了一番。


荷兰不管怎么说还是北欧,气候那是冷冷的,我们几个全部薄羽绒服上阵,那些依旧穿T恤的,不是当地人,就是更北欧的人了!


另外这也是我第一次看海上日落。这边的海跟西班牙区别好大,西班牙的海蔚蓝色,温柔又温暖,让你只想走进去,这边的海,混着深灰色,海浪无情的冲刷海滩,神秘又冷静,敬而远之的站在海边,海底好似有个怪兽,张开大嘴要吞噬一切,包括那就要落下的太阳,一点一点沉沦堕落,当最后一定点被吞噬殆尽,好似所有的海风都停下来,万物静寂,沉默的这一切,为这逝去的太阳神,也为明天新的更强壮的太阳。随后海风好似更加肆无忌惮,要扫荡这世间一切的一切,旗子展开不住的抖着,没有被海吞噬的剩下的所有,在这海边,好似静静的等着成为下一个祭品。


这也许就是北境的海,好似冰与火之歌中,冰冻之后的冰长城,寒冷又无情,强壮又沉默。


今晚Dinner又认识了一个瑞士女生和瑞士男生,我们say hello之后发现竟然彼此认识彼此的导师,干脆坐一块儿吃饭天南海北聊了三个小时,多多少少也算完成Pablo和Tobi给我的任务喽。


另外不得不提在海边见到飞驰而过的车们,好多好像英国一个改装二手车节目里出来的经典款,最酷的是见到一模一样的GTA游戏里的车,我同学们都惊呆了!


好吧。今晚我想就这样,明天上午Quantum,下午去看郁金香展!



   
评论
突然想起blogcn还没有升级的时候,我那个粉色的页面。也突然想起那段有关奢靡颓唐的话

彼时此时,我竟是没有什么长进

昨天听妈妈说,我大学到北京报道那一天,司机开车到北京后,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从今以后,在这北京,我就独自一人了。。。

妈妈说当时我说完那句话,舅舅和我妈坐在后排,对望了一眼,两个人眼圈都要红了。。。

此刻彼刻,我还是那般没心没肺

当时若不是那小司机聪明,岔开了话题,可要怎么收场

如今已进京十余年,期间风起云卷,泪和欢笑,种种种种。。。。。。情何以堪

果然过了九年,我还是原来的我

幸还是不幸?

于我,是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