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场人来人往

Murcia

去Murcia过周末已经是上上周末的事,回来之后分分钟就开始带实验室,还要分析Research结果,忙的好像真的有无数要处理的急事一样。终于现在有空了,赶紧催着自己记下来,不然过一个月去Sevilla,又要欠债来。


上上上周末去Granada玩儿完之后,石同学就回去过年。剩我一个人独面四壁其实也并不寂寞,毕竟还有Google和YouTube。不过Grace在周二的时候聊天说他们周末打算去Isa家玩儿,也就是Murcia。我一时昏头觉得闲着也是无聊于是说自己也想去。随后Grace就立马问了Isa,结果自然是可以,不过客房不够用了,所以Grace和我挤一张床。其实这真是我第一次去西班牙人家过周末,半是期待,半是忐忑。


租了一辆车,周五午饭结束就出发。此行一共五个人,Grace,Alfernand,Pablo,Isa同母异父的弟弟还有我。Murcia是一个沿海城市,虽然没有Granada那么多的历史建筑,不过大教堂,百年市场等等也不逊色。最重要的是,在那可以看到河——感觉上次看到河已经是好久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车程四五个小时,一路上说说笑笑其实蛮有意思。来到这儿已经快满半年,从最初的英语奇烂无话可聊没有话题到现在随便啥都能比比划划,终于度过了最艰难的前三月了。而且满满有了共同的话题,希望以后能有时间把西语好好学一下,沟通无障碍吧——其实沟通这回事儿,真的跟语言关系不大,有时候。


到了Murcia天还亮着,门一开两只狗摇着尾巴凑过来。刚开始我被吓一跳,结果立马发现他们对我这个外国人好友好,于是接下来的两天几乎我一坐沙发上招呼一下他们就凑过来。他们的眼神特别温顺,有时候还特委屈的看着你,搞得不摸摸他们头都不好意思了。


之后Isa带我们一一拜访她妈妈家和她爸爸家。当然还见到了Isa两只狗的妈妈,更大的一只狗,她最喜欢横梗在走廊里,人要迈过去都好费劲,我想她肯定是故意的。拜访西班牙家庭的第一要紧事就是Hola之后把自己的脸凑过去行贴面礼,不得不说男士的胡子们都好扎(感觉西班牙每一个成年男性都是络腮胡)。就这样进门挨个贴面礼,出门又挨个贴面礼。时间就这样在好多人排队行礼聊天话别的过程中耗过去——不过在这儿,时间除了泡吧泡咖啡馆泡餐馆也没别的用了。


一一拜访完之后到了吃晚饭时间。去了Isa曾经打工的一家餐厅,吧台上摆了一圈各种各样的食物,客人们可以随便选也可以看菜单选。Murcia并不是什么出名的旅游胜地,但是食物,尤其是海鲜却是一级棒。虽然老外的烹饪方法有限,但是胜在食材之百分百新鲜,简单的花样吃起来却一点儿不简单,好吃极了!


有人说中国留学生在国外就是聚餐,那老外们就是聚众泡吧。吃完晚饭我们一家接着一家,喝了三番酒,半夜一点才回家——这已经算是早的了。

第二天Isa作为地陪带着我们逛Murcia的Downtown,见多了教堂的我现在也已经见怪不怪,倒是市区一颗大树好高好高,有七八层楼那么多,而且好大。它旁边开了许多咖啡厅,人们就这么坐在树底下喝咖啡聊天,太会享受了。之后出发去河边玩儿,有意思的事突然有个骑自行车的人拦下了我们。他特别激动的说终于在Murcia碰到讲英语的人了,自己是英国人,妈妈是Hongkong人。巴拉巴拉说了一堆,还跟我讲了许多“风水”的事——他有个家人是帮人家看风水的——好吧,作为中国人的好处就是,人人都知道你的国家啊,囧。


到了河边不能免俗的搞了摆拍活动,然后逛了他们的百年市场,又到了午饭时节——我能说其实我真的记不得啥细节了,除了吃的,确实是太新鲜了。下午活动就是咖啡馆喝咖啡,Isa哥哥请吃甜点。晚饭跟Isa家人聚餐结束,泡吧结束,又去听了现场音乐会。


不得不说的就是这个Live Concert。买了门票存了衣服进去,每人胳膊上盖个戳,方便中途出来。进门后房间做成洞穴状,一间连着一间。走到最内间,其实并不大,现场也就二三十个听众,全都很high,离舞台也就一米的距离,真是近距离欣赏。


第一组音乐比较适合跳舞。Grace高兴的不得了,她可是最喜欢跳舞的人了,整个一个多小时随着音乐不停摇摆哦。然后第二组,我被震惊了。说实话我真是听不懂他们唱的内容,但是曲风和音乐都好棒,风格好像陈升,这次变Crazy的人成了我,实在太好听了还摆脱Isa哥哥跟人家要了CD,最后还跑去跟主唱合影。Isa哥哥给他说我从中国来,主唱开心的不得了,说终于有中国Fans了。听现场的时候太太好听,当时真的希望石同学也在啊,这也是他喜欢的风格。不过我已经加了他们Facebook了,随时关注动态,有机会再杀回去听现场去:D。


第二天周日,西班牙例行的休息日,大部分店都关门,找了家意大利餐馆见Isa的朋友,然后又是咖啡时间结束,折回我的小小Leganes喽。


路上天南海北的一通聊,突然做起游戏,大家玩儿文字接龙。英西都可以,只要首末字母接上就OK,为了鼓励我学西语,Alfernand还规定如果我说一个西语,他们就必须说英语。之后又开始说各种动物名字——我怎么发现我的动物世界里只有狗狗猫猫和鱼啊。。泪奔。


*******************


回来之后没两天,就是春节。早上起来有点儿小孤单,结果到了学校完全被他们的热情打败了。先是Grace,然后是Tobi,几乎人人见面都祝我新年快乐,Grace还送了我小礼物,真是第一次一个人在外过节,碰到这样的教授同学们,好感动。而且我还似乎听到他们之间相互提醒这件事,有够细心。


春节晚上Grace带我去跟她朋友见面,说一起给我过节。两个小时的晚餐,笑到肚子疼,听她们讲了好多春季的趣事,好期待我的四月份阿姆斯特丹夏季学校之行啊。(我们这边各个学校读PhD的学生们,每年一次一周活两周的春季或者夏季学校交流,当地学校组织,阿姆斯特丹这次是代尔伏特,Grace去的是巴西,热情的桑巴舞哦)。


OK,流水账完,收工!


   
评论
突然想起blogcn还没有升级的时候,我那个粉色的页面。也突然想起那段有关奢靡颓唐的话

彼时此时,我竟是没有什么长进

昨天听妈妈说,我大学到北京报道那一天,司机开车到北京后,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从今以后,在这北京,我就独自一人了。。。

妈妈说当时我说完那句话,舅舅和我妈坐在后排,对望了一眼,两个人眼圈都要红了。。。

此刻彼刻,我还是那般没心没肺

当时若不是那小司机聪明,岔开了话题,可要怎么收场

如今已进京十余年,期间风起云卷,泪和欢笑,种种种种。。。。。。情何以堪

果然过了九年,我还是原来的我

幸还是不幸?

于我,是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