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场人来人往

Alhambra de Granada

——到达之前


每次Pablo讲起他的家乡Granada都说太值得一去,可每次一想到既要定时间又要计划路线,我就假装没听见他说过多么漂亮了——当然,这一切肯定是因为冬天该休眠的原因。


终于实验室同学教授们在长时间(也就一个月)没有任何party任何活动之后按耐不住,又开始躁动起来,决定去Granada过周末。我抓住这个机会,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在邮件里报个名。这种事再没有人比我更擅长啦!


其实严格算起来,最长一次参加同学聚会也就是圣诞前的那次party,差不多共处了五六个小时而已。我报名之后身为一名资深交往恐惧症和蛇精病患者又开始担心起七七八八,先是焦虑能不能跟同学们无障碍交流,后来又想也不懂那么多历史会不会白看,最后觉得去的路上要拼车,教授Pablo跟我坐同一辆,到时候没的聊是不是很尴尬——总之有的没的想了一堆,终于明白了话痨的原因就是因为太纠结。其实完全杞人忧天,跟他们都已相处半年,要是沟通有障碍估计早打道回府了。再说Pablo这么好又这么活泼的一个人,就算我没的聊,他也恨不得把他知道的都聊给我听。事实果然又一次证明我瞎操心,这一路太欢快以至于都没意识到四五个小时会这么短暂。


此行一共三辆车,Paloma带着另外四人周五下午两点就先行一步,我们本计划三个小时之后出发,结果司机Gonzalo的车太久没开,电瓶罢工。为了节约时间,Pablo带着石同学和我在Gonzalo换电瓶的时候干脆走到他停车的地方省的他还得来学校接我们。这决定太对了,因为我们到了才发现,换电瓶这种简单事,也是需要专业技术的。石同学挽起袖子上阵跟Gonzalo一通忙活,Gonzalo的老婆则属于教学派,不停翻手册。Pablo表示他不懂车,只能负责在旁边搞笑。而我,我也没忘了提醒大家我们带了水果还有Pablo刚买的薯片可乐,可以在附近草坪上来个野餐。最后搞七搞八一通忙活,石同学突然发现要把旁边的一块小挡板拆下来才能换电瓶。等装上新电瓶我们又发现硬生生多出来一块儿小盖板。看来只能放在工具箱里下次用了。最后合上发动机盖子之前,Pablo没忘了拍照上传到我们组的WhatsApp群。他确实只负责搞笑。


出发太晚虽然错过了许多景色,可满天繁星太美并不觉遗憾。现在早已习惯低矮的建筑和零零散散的小城镇,也已习惯了绵延不断的山脉和太阳落山前最后的那一抹深蓝。想起以前的愿望就是能走在无垠的旷野中,摆脱水泥森林的压迫和那可怜的被建筑物丑陋的边沿切割零落的天空,此时此刻的我,是不是也算实现了一部分愿景。


一路上欢声笑语和薯片不断,四个小时后下了高速就来到西班牙南部重镇Granada。它和Sevilla一样都属于Andalucía大区。因为西班牙是一个被天主教和伊斯兰教都占领过的地方,很多建筑都将天主教风格和伊斯兰风格混合在一起。因为很多时候,两个教派干脆就在对方的庙宇基础上改建自己的神殿,也把对方的教众通过种种手段转化为自己的信徒。位于Granada的Alahambra宫在公元889年前不过是个小堡垒,一直到11世纪中叶呗穆斯林皇帝改建为自己的皇宫。再之后1492年又被信仰天主教的皇帝征服,所以如今他以繁复精致的伊斯兰建筑和壮观宏伟的天主教堂闻名于世。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只因为Wikipedia。Alahambra著名的严格对称建筑风格,繁复无比的石雕,对称的园林和memories of Alahambra这首吉他曲,足以让她魅力四射,虽然wikipedia上吐槽西班牙人对她的修复工作精致度和壮观度都不够,但亲眼看后,其实也瑕不掩瑜。


短短两天,实在不足以把Granada这样的历史重镇仔细逛完,但旧城区那些华美的浮雕,壮观的大教和精致的喷泉哪怕是在夜色掩幕下也遮不住的摄人心魄,看图片是一回事,身临其境了才会感受到宗教和神话故事对人类的影响有多深。宗教以一己之力挥动万千教众投身于对神的崇拜和无尽的赞美中,以至于不惜花费那么多的人力物力那么长的时间岁月修筑起代表神的建筑希望永世不灭供后来者膜拜。在无神论眼里,上帝造人,其实从另一方面,岂不也是人造上帝。人类需要让自己全副身心去相信的强大力量,于是就从视觉触觉嗅觉味觉种种感官上,尽可能去造出这样的建筑去感受这样的力量。在那样巨大无比的建筑物前,没来由的都会产生渺小感。


这时候总是忍不住会幻想,如果中国的古建筑都得以完善的保存和修复,又该是多么的华丽精致,身处其中,才能感觉到几千年历史和文化,那沉甸甸的份量。


——身处其中第一天


周五晚上到达之后,照例是酒吧里喝酒。这里是Pablo的家乡,接下来的两天他和师母Ana几乎算是地陪。Pablo和Ana在高中时认识,据Ana告诉我,Pablo第一天见她,第二天就约她出去,然后他们就确定关系一直到去年结婚,这在西班牙人里真的是非常难得,大部分人几乎都是在年轻的时候尽可能尝试不同的生活然后才决定谁才是自己的Mr.Right。不过就像Ana所说,又有什么不好呢,毕竟Pablo那么帅,人又那么好。我的教授和师母这样乐天派的人,把哈哈大笑传染给了每个周围的人,跟他们在一起,工作的时候是工作,八小时之外,想要体验下不高兴都太难。


Granada旧城区的路几乎都是石子路,西班牙现在虽然陷入经济危机,但是他们工作起来也丝毫不马虎。不论是住宅还是马路上的水泥沙子质量都非常好,在这边很少见到路上有地砖翘起来或者坑坑洼洼这样的事。如果有栋建筑的砖面有被风化的迹象,那至少也已经百年以上。当然石头建筑另说,从来没见过有什么石雕是没能经得住千年风雨的。其实这样无形之中也省了很多人力物力去维护,希望国内有一天,楼脆脆们也能对得起良心。脚下踩着Granada的石子路,就想起我家浴室里铺的鹅卵石,前者天天磨损有些可能已经百年千年还完好如初,后者在第一年就华丽丽的好多小坑了,装修师傅啊,希望您下次用点儿心吧。


由于第一次来没经验,第二天游Alhambra的分时段门票买到了早上九点,习惯夜生活的同学教授们都纷纷大笑说为时太早。石同学和我意志坚强的克服了睡魔的诱惑,不幸中万幸的却错开了人流高峰期。本以为冬天来玩儿会特别荒芜,却没想到对西班牙来说依然绿树成荫。这季节虽然不比三四月繁花盛开却也不至于到五六月大太阳曝晒,万物都蔫兮兮。


住的地方离Alhambra走路十五分钟,伴着水声鸟鸣和绿茵葱葱兴致勃勃进去之后才发现皇帝们太会选地方,独独霸占了一整座山头,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俯瞰整个Granada城区。教堂和花园都是免费,收费的地方只有当年伊斯兰皇宫。马马虎虎的我忘了提前在银行换门票,到了皇宫门口又折回换票处,这一早上真是锻炼身体。不过这也算我特殊的,阿拉罕布拉的回忆了。


虽然少了鲜花盛开,Nazaries宫却因此让我更深的体会了什么叫对称。不论是宫殿穹顶,支撑的柱子,门廊,窗户甚至窗棂,中庭,花园,甚至是石雕装饰都是极尽奢华又严格对称。那些石雕的穹顶和墙面,没有一处不经过精心雕刻,各类藤蔓花纹爬满一根又一根大理石柱子,本应沉重的石雕竟然让我感觉到一丝丝透明甚至脆弱的美。圆拱形在这皇宫里得到最充分的应用,处处皆半圆穹顶。不知道万千石匠花了多少日夜才能雕刻出这么规模庞大又格外精致的桃源。一个又一精雕细刻的窗,一处又一处移步换景,窗外可俯瞰整个Granda城,窗内是高达十多米的穹顶和整面墙整面墙的浅浮雕。任何语言都不足以形容这种无以复加的繁美,任何形容对这样的建筑也都是多余。


待出了这繁华的宫,来到中庭花园,处处都是大小喷泉,被千年的岁月和泉水已经浸润的纹饰,多少人来了又走,唯有它们冷眼看着这世间千金销一窟,繁华终落幕。阳光下静立片刻,大理石地面反射的光刺入眼中,让人微微闭眼,恍恍惚惚中感觉,这四面八方精巧的石雕都好像要纷纷开口,诉说这里是怎样历经了千年的岁月。


等游完Nazaries宫,身处常青树,松树,柠檬树以及很多不知名的绿树成荫的花园中,让人又回过神来回到现代西班牙。宫殿里虽然华美却也因为过于空旷而阴冷无比,两个小时身处其中,连石同学这种大冬天吃冰块的人都喊冷。出来了晒太阳,还被他发现一只猫咪。厚着脸皮跟旁边的游人要了片薯片,石同学好心好意的自己嚼碎了喂猫,结果这猫咪不肯吃人嚼过的东西,一口叼过去剩下的半片,咔嚓咔嚓的吃起来。惹得我和旁边俩游客大笑,真是个有态度的家伙。


休息片刻后接着参观教堂,因为已经在马德里见过了太多,所以除了觉得壮美华丽之外也无甚特别感觉,可惜的是旁边卡洛斯四世的皇宫被我们错过了,这倒是也给了再来Granada的理由。


下午回去我同学给我说他感觉好累。第一天折腾到半夜喝酒聊天,还是站着的,第二天又游Alhambra,还爬到Granda的至高点上俯瞰Alhambra,又参观了旁边的一个小清真寺。再不觉得累,真的是超人了。


不过休息了两个小时,他们又开始找酒吧喝酒。石同学跟我决定夜游一下旧城区,于是兵分两路,各玩儿各的了。折腾了一大圈被我们找到一家清真饭店吃晚餐。这家店装饰的非常类似Nazaries宫殿,石同学来了杯干白,我则点了店主推荐的薄荷茶,配上恰到好处的烤羊肉,炖鸡,还有手抓饭,美翻了,好吃还不贵。清真店的好处是口味比较容易接受。在国内的时候除了涮羊肉和羊蝎子平时几乎从不吃羊肉的我经过这么一天的奔波也不挑食了。不过西班牙的食物质量之好没得说,所有的食材都异常新鲜,羊肉倒也没有那么大的膻味。


另外要说一下我们家庭旅馆附近的旅游一条街,几乎全部都被中国制造填满了。来自中国的好处就是你看什么都不觉得新奇,坏处就是看到新奇的也怀疑是不是出自中国。


——回到现实


第二天周日,懒洋洋起床,大部分店都已根据西班牙的传统休息。拐来拐去找到一家酒吧,喝了咖啡黑茶,吃了巧克力蛋糕,只把早餐当午饭了。之后开始参观气势恢宏的Granada大教堂,在这里是第一次看真实的油画,虽然大部分都是宗教题材,依然被不知所名的人物所吸引,耶稣基督的伤口那么真实,血滴里折射出来的全是基督教徒对犹大背叛之恨吧。


教堂占地面积极大,里面有统一西班牙的皇帝陵寝,还有巨大又奢华的宗教用品,有一面高达十来米的墙上浮雕了耶稣和许多宗教人物故事,怀疑背景整个是黄金做的,不然怎么那么闪亮。这几乎是代表了西班牙的最鼎盛时期,有什么理由不修建如此奢华的神殿呢。这教堂偶尔逢重大节日还会有神父主持活动。身着教衣的神父代表神发言。伴着巨大乐器鸣奏赞美诗,而等凡夫俗子,哪一个又敢不信。而我这些游客所心心念念牵挂的,却是在教堂外一隅种类繁多的茶点寻觅薄荷茶,想想也很讽刺。


两天的游历让我第一次觉得直面西方史,尤其是同学给我说那雕塑就是资助哥伦布的皇帝时,历史带着无可辩驳的真实感扑面而来。而我身为理工科,真的是觉得异常羞愧,如果熟读史书,建筑,美术,人文多好,这些对我来说,才是人生之丰富多彩。可惜如今我能做的,也只能是一边艳羡回马德里的路上Gonzalo的老婆给我们看的法国城堡的照片和Sevilla圣周的图片,一边计划三月底四月初的假期活动了。


作为一个文盲,也只好以文盲的视觉看世界。期待下次旅程。


   
评论
突然想起blogcn还没有升级的时候,我那个粉色的页面。也突然想起那段有关奢靡颓唐的话

彼时此时,我竟是没有什么长进

昨天听妈妈说,我大学到北京报道那一天,司机开车到北京后,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从今以后,在这北京,我就独自一人了。。。

妈妈说当时我说完那句话,舅舅和我妈坐在后排,对望了一眼,两个人眼圈都要红了。。。

此刻彼刻,我还是那般没心没肺

当时若不是那小司机聪明,岔开了话题,可要怎么收场

如今已进京十余年,期间风起云卷,泪和欢笑,种种种种。。。。。。情何以堪

果然过了九年,我还是原来的我

幸还是不幸?

于我,是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