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场人来人往

那些年

初中那三年,本以为已经忘了很多,也已经被很多人忘了。几日前却突然而然被加入初中群,骤然而至分外错愕,翻看那些熟悉的或者不再熟悉的名字和照片,当年幼稚青涩纷叠沓至,时空隧道霎那间被开启。本以为永不会回首的岁月,就这么在旧日同窗三言两语里,扑面而来,伴着那时哀伤那时欢喜。


那些笼罩在白茫茫的雾里的白天,和灰灰暗暗的夜晚;那些写到半夜还永远写不完的作业和考试拿到一百分的欣喜若狂;那些难以揭开的伤疤和遮遮掩掩;屡次想脱口而出的秘密和宁愿被班主任训斥也要努力撑起的自尊与挥之不去的自卑。每天都好似足够长大又小小的那个人,就是我。那是那三年,是回忆永远抹不去酸涩的背景,是写下来又难忍眼眶变红却学着忍住,是终于明白家人老师为我的付出和孜孜不倦的鼓励,是突然沉默又突然嘻嘻哈哈的戛然而止的童年的尾巴与别别扭扭的青春伊始。终于走完了那样的三年,以及后面的三年,更后面的后面,在可以起身前行的时候,也是将他们都掩埋就当过去从不存在的时候。


据说如果想治好伤疤,唯一能做到就是无时无刻都在揭开它,先是痛彻心扉,接着在忧郁痛楚里不能自拔,然后学会淡然处之,最终总能对着往事沉默或者淡漠——不是因为伤已好,而是痛感神经终于被赶杀殆尽。


比如我,竟然也可以写下那三年的回忆了。刻意忘掉的事总是如鲠在喉,早晚有一天要面对。很多事以为再也记不起,却记起来更多。在风雨如晦的昨日找寻到那么一丝光亮足以鼓励继续走下去,人生也是这般如此,哪怕再艰难的日子,也总有些意外的惊喜等着鼓励你,仅存的丁点星光,足以照亮往日暗淡明日迷茫。于我,过去的点滴欢声笑语,就足以照亮那三年的灰败了。


那些奇奇怪怪的,好似发生了又好似被编造的过往,当终于拨去交织的痛苦与难过,敢于面对的时候才发现一直以为半真半假的回忆,它没有骗我。若岁月里的悲喜交加它没有骗我,那些更早些的单纯快乐,那些我唯一能忆起的存在,愿它真实如眼前的太阳,真实如这触手可及的光芒。


多年前跟堂姐路过初中校园,早已被改造的面目全非。学校前院安装了游乐设施,停放自行车的地方消失不见,教学楼的外墙被漆成花花绿绿,却历经岁月的洗礼早灰暗的失了光鲜。老师各散东西,同学天南海北。已破败不堪却努力对抗风雨侵袭的我的母校,好似历经岁月的老妇强行被改装,土土的笑脸,维持着那么一副所谓的幼儿园的样子。堂姐嘲笑我大班终于毕业,我在一旁貌似嘻嘻哈哈的回应,心却突然坠落,这埋着我那三年苦乐的地方就这么改妆换面,人生好似突然有了某种无着无落的空缺。如今突然的联系,感动之余更是感激,谢谢还记得我或者已经忘记我的同学,也谢谢我还记得或者不记得的老师,是你们,才让关于那三年的回忆有了意义。能写下这些,那如今对我来说初中和高中就再没有那么大天壤之别。别了,那过去十二三岁的年纪还不足以承受总有一件事不能脱口而出的压力;别了,那无意有意的,跟初中同学的疏远;别了,那些不是怕他们提起而是怕自己想起的,那段特别黑暗的日子。


别了,旧日无痕,岁月无声。


庆幸多年之后的我终于释怀,也庆幸有这多年之后的再次联系。让我得以好好的回忆,回忆曾经扎两个小辫的小丫头,别别扭扭的挣扎和单调却并不无聊的生活。


第一件想起来的就是陪了我三年的自行车和前车篮。那时学校校门在马路左边,临近校门几十米的地方我就开始紧紧张张,骑车拐弯的时候常常掌握不好时机又太多次被飞速过往的汽车吓到,然后一头栽进学校门口的花坛里,冬天穿的很厚,倒霉的是花坛里的冬青,被我压倒一大片。夏天偶尔膝盖挂彩,却赶紧起身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环顾四周。顾不得身上脸上的疼却担心有没有被相识的同学老师看到——只好说那时候狮子座的虚荣好面子就体现的淋漓尽致。自行车的前车篮没几天就被我撞的歪七扭八,然后就这么一路七零八落的继续前行。


晚上回到家,最郁闷的事情是语文作业天天在写两份,第一份是由于笔迹太潦草被语文老师——也就是班主任撕了重写的昨天的作业,第二份是写到半夜已经困的睁不开眼却挣扎着用更潦草的笔迹做完的等待被撕的今天的作业。也真不明白为何总有那么多段落大意和中心思想要分析,有那么多拼音要标注,我最最高兴的时候竟然是得知高考不考语文拼音的时候,记得自己一直到小学六年级,连“是”的拼音都拼成了“she”。


如果说语文作业是永远的心痛,语文考卷就是永远的敌人了。除了期中期末毕业考试这类大考考的很好外,平时小考总是惨不忍睹,记忆里就没有超过70分的。每次考卷发下来我都会重新临摹一遍语文老师的“差!!!”这个永远的评语。久而久之,差这个字还有感叹号,是我写的最好看的字了。终于有次突破了极限,只有59分,虽然我严重怀疑是班主任故意的,但还是摆脱不了被叫家长的命运。我妈妈去了学校一趟以后,班主任对我的态度明显不同了。她开始偶尔在生活上照顾我,却在学习上对我更严厉了。我知道,她肯定是已经得知我家的变故了。


在这之后有次作文写得很好,班主任打算让我周末修改下最后一段,周一做为范文在课上朗读。作文前几段有一句对家里变故的描写,而这个沉重的负担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自此莫名的自卑又努力维持自尊的我就从没有告诉过身边的任何同学,五六年级转校,初中升学,直至高中,都是高三住校久了之后才被同学发现。那次的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因为不想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提到这件事,周末一字未改。周一班主任发现我竟然敢违抗命令,之后的严厉批评我已经记不得,可是我想她大概也明白了一个小女孩的心理,语文老师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回想起来总是能记起她严肃的批评,其实眼里都是关心。


另一个慈祥的老师就是数学老师了。也许是因为成绩好被老师喜欢和信任,有时候还会跟着数学课代表一起帮着老师判考卷。那时候常常欢声笑语,也因此而骄傲——有时马马虎虎算错一个结果,就被老师无情的扣掉25分。但我想,她大概也是为了更好的激励我。很多事都已经模糊了,对不起老师的那一次却记得特别清。某次暑假的开学,数学课上老师要检查作业,大概是玩儿的太开心,偏偏有本书我整个忘了写,当时老师从我同桌开始往后面挨个检查,我排最后一个,心里简直百爪挠心,如热锅上蚂蚁一般等死的状态了。等到老师检查完所有人之后,走到我面前,我正要忐忐忑忑的交代,却听见她说“XXX同学我就不检查了,相信她肯定已经做完而且做得很好。”边说边笑眯眯的看着我,我是怎么也没有胆量承认我根本就忘了写——时隔多年之后,所有人都忘了这件事,它大概会永远伴随我,提醒着我曾经是那么的辜负了一个人的信任,还胆小鬼一般从未敢承认。


语数外是永远绕不过的话题,英语也是我永远绕不过去的痛了。从学字母和音标的时候就开始不及格,最后初三还是靠英语老师的激励和小升初失利的刺激才努力考到八九十分。所以所有的老师里面,最最害怕的就是英语老师阴沉的脸,偏偏最想见的也是他。因为他,长相和气质,和我记忆中的他好像好像,有那么一瞬间,心智不全的我,曾经以为自己爱上了他,其实只是,恨不能再见另一个他吧。如今我还记得因为听到他有胃病而担心,听到他会拉二胡而情不知所起。那样少女的年纪,恍恍惚惚里,分不清最爱的人和最想念的人。可惜就算如此,也未能阻挡我作为一名好学生的大胆和调皮。有次被英语老师抓到黑板前默写单词,头脑根本一片空白的我趁着他转身背对我在教室里查看同学们的默写纸时,肆无忌惮的一步就迈回自己座位翻书(初中三年,我的座位几乎永远在教室第一排的最中间),同学们的反应早已忘了,就记得当时为自己的小聪明得意和担心他突然回头的害怕。记忆如此之深,写出来好像又回到那一刻,心跳得不能自已。


然后就是做为政治课代表对政治老师的回忆。记得她时常烫发,对于土得掉渣的我来说真是漂亮又厉害的角色。除去山一般的作业海一般的试卷,除去经常帮老师判考卷,除去动辄在黑板上用我杂乱的字抄满满一黑板题目被同学们戏称政治老师和我都是刘氏草书——她的板书好像也很乱。除去这些所有,就记得她的脾气了得,班里除了我之外,所有同学都被她丢过粉笔黑板擦甚至是书本。我后来想,大概她也觉得如果朝自己课代表丢东西的话有些丢人,我也算由此因祸得福。


再后来初二时跟同村的小伙伴一起去提前学初三化学,意外的得知补习老师的丈夫竟然是我一个远房表舅,后来对她对我各种照顾,考重点高中的时候甚至还去考场看我。记得她有个儿子画画很漂亮,后来去了清华建筑系,再后来就是听我妈妈说他们也去了北京。内心一直希望他们生活的幸福,这些我如此幸运遇到的好人们。


我们家是常常弥漫着白色的大雾,尤其是秋冬时节。有次早起浑浑噩噩去上学,到了教室才发现忘带书包,然后骑车回家,到家才发现妈妈已经为了给我送书包去了学校。学校到我家只有那么一条路,宽不过三四米,匆匆忙忙赶路的母女必定是在某一个时间某一个地点相遇了,却各自有各自的心急而没来得及看清对方。这多像是我们的生活,彼此都为着彼此的好,却因这而蒙了眼睛把路看的越来越窄,窄到甚至认不出初衷。


还有次我起床太晚没来得及及时到学校,那时的通讯又不方便。班里两个好友因为担心我特地打听了一路骑车到我家找我,我冒着热气刚从被窝里爬起来,见到她们又激动又尴尬却又害怕。激动和感激她们的到来却又害怕她们的到来会发现家里少了一人的事实——其实小时候竟然那么傻,就算没见到某人,别人也不一定会因此断定他已经消失。而因为这些后面很多天的不安和揣测,更是枉费心智。


然后还记得给同学起绰号,被同学起绰号,冬天的路上结冰骑车摔跤,夏天的早晨为了赶考试而在曙光到来前迷迷茫茫的暗夜里动身上路,记得因为总是去一个小摊前买五毛钱的同一种冰棍被卖冰棍的老奶奶记住之后就莫名其妙再也不愿意去买了,记得回家的路上买那时特别流行的黄桥烧饼,又记起为了准备升国旗而戴上的白手套还有着急去存车处小跑起来忘了脚下,在放学的人流里摔个大马趴的尴尬——记起来好多好多,多到都无法再写下去。


能记起这些来真好,除了花了三个小时在中文环境里写下来。希望以后再没有任何事,能让我那般消沉,那般忍心封闭自己不去感受身边的笑脸和阳光。


写在十多年以后,写在14年岁末,15年起始,

   
评论
突然想起blogcn还没有升级的时候,我那个粉色的页面。也突然想起那段有关奢靡颓唐的话

彼时此时,我竟是没有什么长进

昨天听妈妈说,我大学到北京报道那一天,司机开车到北京后,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从今以后,在这北京,我就独自一人了。。。

妈妈说当时我说完那句话,舅舅和我妈坐在后排,对望了一眼,两个人眼圈都要红了。。。

此刻彼刻,我还是那般没心没肺

当时若不是那小司机聪明,岔开了话题,可要怎么收场

如今已进京十余年,期间风起云卷,泪和欢笑,种种种种。。。。。。情何以堪

果然过了九年,我还是原来的我

幸还是不幸?

于我,是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