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场人来人往

海岛第一天

晕晕乎乎一天,来到了摩洛哥北部的某海岛——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至今未知不知道这海岛到底是什么名字。但是其实这又有什么关系,名字不名字的,让带路的人操心好啦~


第一次在大海上飞,透过薄薄的云雾远处是圆弧形的海天一线,突然觉得天地就是一个大大的三明治,夹在其中的我们的小飞机,就只好是充当拉链作用的小飞虫了。短短两个小时就从马德里飞到海岛,学到的最有用的经验就是以后做什么事再也不需要着急了,满眼都是西班牙人在慢悠悠的瞎晃,时间对他们来说只是个没意义的钟表而已。


海岛的机场就在大西洋海旁边,站在机场等摆渡车的空隙看到触手可及的大海,总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四夜五天的海岛游就这么开始了,...

圣诞前小结

Now I need to switch myself to Chinese :D


下周终于要放圣诞节假期了,前前后后十几天再加上我因为想去海岛旅游提前离开两天,加起来快要二十天的放空期终于来到了,鼓掌,撒花~


忙忙碌碌又抽空就偷懒的三个月过去,已经开始适应这边的生活。认识了不少中国人,突尼斯人,巴基斯坦人,厄瓜多尔人,德国人还有瑞士人当然最多的还是西班牙人,听着一点儿都不高大上,也许这就是没去美帝的原因,不过更重要的是这些人都是十足的好人,不管是同学们还是中国店帮我们解决很多问题的中国姐姐还是银行不厌其烦一遍一遍给我解释各种条款的大美女职员,不知道是脱离了国内的环境还是在这边语言...

Ghost in the shell

如果我们信奉的神,还有我们追逐的希望,只不过是科学的量化,那么我们的爱,是否也将科学化呢 -- 攻壳机动队


第一次看GHOST IN THE SHELL还是在好多年前,虽然我这类半花痴型动漫迷总在搜寻更完美的侧脸,可押井守的故事情节和主题曲还是在短短五分钟以后就让我无法自拔了。公安九课的存在纯粹是为了少佐这些人而设立。动画里阴暗的情节,血液四溅的画面对技术末日派的我们来说,只是更绝望的认识到科技就算发展到如神一般的地步,罪恶和阴谋只会掩藏更深,人类的生活依然无望罢了。


一向对神神鬼鬼无法抵御的我尤其是看了傀儡谣那一幕后,连续几天耳朵里总是听到那些好似从能剧里渗透...

这暖国的冬天,楼下的树叶竟也凋零的不像样子,不知哪儿来的几只鹦鹉每日里在几棵树间穿梭,好像是忙着把那棵树的消息传递给这一棵。这些日子临近傍晚总是刮起不知东南西北的风,天边的乌云聚了又散,雨也跟着走走停停。几件单衣明显不能抗寒,可加了厚衣服又偶尔热的颇让人烦躁。在这不知是深秋还是初冬的季节,天天在学校和家之间两点一线,慢慢的,终于闭着眼也能摸索出回来的路了。


昨晚跟宋小姐他们看了电影,夜里果然开始做梦。等石同学把我从不知名的深渊里摇醒,恍恍惚惚的还兀自沉浸在伤梦里不可自拔,等一闭眼又一睁眼,天光已透过百叶窗丝丝缕缕渗进来。忍不住给妈妈打了个电话,一万次的庆幸,梦总是假的,她还是好好的。然后...

我的自行车

在我还是很小的时候,无论去哪,都会骑着那辆蓝色的自行车,有时会突然想,如果这样一直不回头,我会到达哪里呢? 


这话并不归我所有,只是同样的经历同样的突发其想,让我忍不住像盗用别人梦想一样不光彩的盗用了原作者的话。当然,我很小的时候其实并不会骑自行车,而且我的小自行车,是浓浓的紫色。经历了无数次的跌倒后又爬起,终于在两个膝盖上满满的血痂快好的时候双脚得以从地面上解放。那一刻的自由那么的让人难忘,至今回想起来就像又回到过往。那年教我的两个人,一个已至彼岸,一个终于有了新的幸福。那个本应该教我的人,在我足够有勇气学之前就已经相隔永远,只希望他永远不会为此遗憾。这小小的自行车就是这样,...

漂亮的橱窗和捡来的床板

疲倦的心要藏在哪里,轻轻放开你的手,漫漫长路却要一个人走。丝袜了解这曾经一起呼吸了千万次的芬芳,内心却充满期待,期待在彼端再见亲爱的你。最最亲爱的人啊,你可知你不在的夜里,孤独他多么可怕,每分每秒,肆意弥漫。纵然求得全世界繁华,孤身只影,却暖不了指尖的冷。再难继续这没有你的夜夜夜夜,只求神啊,神啊,保佑我,保佑在闭上眼的那一刹那,旧日容颜再现,笑容满溢心田……


三毛这绚彩绮丽又抑郁哀伤的一生,留给世人多少好奇多少猜测多少美妙的梦,如今我相聚她曾经生活的一隅不过几百里,终于也许可以有机会寻得一丝芳踪。纵使我不想做钱钟书口中那吃了鸡蛋好吃就要去知道下蛋的母鸡的人,在来自摩洛哥北部的海岛...

阅兵礼和街角的乞丐

这本是两件完全不相干的事,硬要说有什么联系的话,只能说前一个让我感到非常的游客行为——只管高兴和拍照,一上午除了害怕从垫脚的石头上跌倒外,再没有任何身外事要操心。后一个却坐等在我每天必经的路上,日日拷问着我可怜兮兮的钱包和已经被前几年的种种被骗经历磨灭殆尽的良心。一个是难得一遇的庆典,一个是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我们常幻想天天都能发生前者,现实里每分钟迎来的,却是后者这样无关生死却又会痛会痒的小折磨。


上周五跟汪同学田同学还有瑞典同学风牛马不相及的聊了一下午后,我们四个(汪同学,宋同学,石同学还有我)决心冒着最近略有波澜的埃博拉风险去看周日的阅兵礼。我给出的理由是,就算自己天天老老实实在家...

远大的计划

作为一个懒人,曾经的我对于怎么避免锻炼身体太有经验太有毅力。十年来每天如一日的坚持不跑步不跳操不游泳不健身甚至出国前半年不动脑细胞的卓绝修炼之后,在到达马德里的第一个月,深刻又成功的体会到脑壳锈住身体僵硬的报废型机器人是什么感觉。


以前走一百米都觉得远如天边,如今租了个五层没电梯的顶楼还经常拎蔬菜水果做搬运工,终于体验到一口气上五楼原来是因为中间只要一停下来就根本不想再动了。种种身体如渣一般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之后,我终于在听到宋小姐和汪同学描绘马德里附近大雪山还有他们去海边游泳潜水冲浪外加种种美景时脱口而出我要去锻炼!那雪山高达上千米,那大海远在几百里之外,没有个能爬雪山过草地啃树皮的身体...

完全流水账,请忽略吧~

今天为止,距离我来到西班牙已经整整一个月。感觉就像是半年那么久,也许因为是把以前堵在路上发呆的时间都用来做这做那,平白无故的每天都感觉过了好久。


网络的问题昨天终于搞定,医保卡也已经寄给了我,上面还写了我的医生的名字,其实我都不认识他,好吧希望永远不用去看他。还有银行,手机,校园卡,NIE卡(类似居住证)一切的一切终于上了正轨。期间也种种喜形于色,崩溃无奈和焦急等待,感觉就好像我是从零开始接触人生一样,也不知道是到了新地方要适应一切,还是我以前在帝都当甩手掌柜当的太习惯了。虽然有时候感觉都要精(神)分(裂)了,不过终于努力的挣扎着过了下来,一切还都不坏。


生活都搞定了之后,最重要的...

开课喽~~

一切进入正常,我也开始正常上课。


跟我们组大boss沟通之后,他的意思是既然我已经在中国有一个master学位,那就没必要再在这边重修一个。其实我的教授背后吐槽,说深层次原因大概是boss不想给我掏好几千欧元的硕士学费——不过正好我也很不想再忙忙碌碌一年重新读一遍,我一边装作遗憾一边心里暗爽。


可是不知道哪根筋不对,随后我又跟教授确认,虽然我可以不用重修硕士学位,但是任何我感兴趣的课是不是都可以去上。教授大概非常高兴我能这么积极主动,兴奋的说当然可以没问题呀!!我一听立马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人怎么这么贱兮兮。可是话都说出去了,就算是我其实一点儿都不想上课也不能真的不去了,只好装模作样...

  3/37  
突然想起blogcn还没有升级的时候,我那个粉色的页面。也突然想起那段有关奢靡颓唐的话

彼时此时,我竟是没有什么长进

昨天听妈妈说,我大学到北京报道那一天,司机开车到北京后,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从今以后,在这北京,我就独自一人了。。。

妈妈说当时我说完那句话,舅舅和我妈坐在后排,对望了一眼,两个人眼圈都要红了。。。

此刻彼刻,我还是那般没心没肺

当时若不是那小司机聪明,岔开了话题,可要怎么收场

如今已进京十余年,期间风起云卷,泪和欢笑,种种种种。。。。。。情何以堪

果然过了九年,我还是原来的我

幸还是不幸?

于我,是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