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场人来人往

变化

喜欢阿姆斯特丹的这样半阴半雨的天气,没有为什么,只能说总觉得家乡就是这样的,也许这就是生活。在公园散步,从河的这一头绕到另一头,看地上的小鸟发呆,冲着对面来的跑步者彼此对视一笑,坐在咖啡馆里写blog。无论是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这样的天气,都太适合了。



好几年前,我一直都在担心变化这个事情,曾经每隔一个月,就问自己是不是又变了了,会不会是向着自己不喜欢的样子,又近了一步了。科学家说九年的时间,就足够一个人全身的细胞来次大换血。可是怎么办,我喜欢自己,喜欢现在的自己,喜欢自己为了莫名其妙的事开心或者不开心,也喜欢自己专心写代码不理一切,有时候狂躁的不能踏踏实实想事情本身,又经常崩溃...

Summer School

今天晚餐结束的不算晚,又手痒痒忍不住打开这个文档,零零碎碎记下来一些生活的片段,回头看起来,若能再想起那时那刻,那些笑容和阳光,也不枉敲这许多键盘了。


写这次summer school之前,不能不提我出发前一晚的糗事。当晚是Grace生日餐,陪她化妆选衣服又一起去餐厅,十几个人吃到十一点半还没有要撤的样子,我想我还是早走为妙,不然待会儿肯定去跳舞。可我第二天还要打包行李七七八八,实在没这精力。于是一个人Google Map到了车站,然后时间尴尴尬尬的就要十二点,立马慌了到处抓讲英语的人问这时地铁还开不开(地铁和火车都可以到我家,但是其中一个十二点就停了)。结果竟然碰到一个女生,她说她要跟...

Sevilla and Cordoda

复活节是天主教中非常重要的节日,西班牙又是一个传统的天主教国家,如果在这期间游览西班牙南部,不仅能看到风格绮丽的各种建筑,还能体验到正宗的宗教活动,多多少少对这个国家的人文历史有些了解。学校又会适时放好几天假,再加上连修,前前后后大概十天。不出去玩儿一趟实在对不起自己——出去玩儿一趟也总觉得似乎有些对不起还在为中国公司干活儿的石同学。


一直就这么纠结的心情,直到复活节前几天慧敏过生日大家聚到一起。听了她计划了的Sevilla之行,我又按捺不住好玩之心,立马征求了石同学意见报了名——我总是这样心血来潮,玩儿心一起来,自己都主动劝说自己放弃抵抗了。


第一天先是坐火车区Cordoda,四...

An absurd dream


Last night, after watching Conan, I went to sleep. However, it's not so happy to fall with Morpheus this time. We can never expect to dream what we want to dream, maybe this is the significance of dreaming.

At the beginning, I was arrested because of someone died. I was not the killer but nobody believed...

El Amor en Tiempos de Colera(霍乱时期的爱情)

Love is a disease of heart and no one can completely recover from it.


Before reading this book, I believed that nobody can elaborate even a little truth about love. However, the author showes us that love dose happen when you thought you already lost it forever. 


Memories you try to remember...

Murcia

去Murcia过周末已经是上上周末的事,回来之后分分钟就开始带实验室,还要分析Research结果,忙的好像真的有无数要处理的急事一样。终于现在有空了,赶紧催着自己记下来,不然过一个月去Sevilla,又要欠债来。


上上上周末去Granada玩儿完之后,石同学就回去过年。剩我一个人独面四壁其实也并不寂寞,毕竟还有Google和YouTube。不过Grace在周二的时候聊天说他们周末打算去Isa家玩儿,也就是Murcia。我一时昏头觉得闲着也是无聊于是说自己也想去。随后Grace就立马问了Isa,结果自然是可以,不过客房不够用了,所以Grace和我挤一张床。其实这真是我第一次去西班牙人家过...

Alhambra de Granada

——到达之前


每次Pablo讲起他的家乡Granada都说太值得一去,可每次一想到既要定时间又要计划路线,我就假装没听见他说过多么漂亮了——当然,这一切肯定是因为冬天该休眠的原因。


终于实验室同学教授们在长时间(也就一个月)没有任何party任何活动之后按耐不住,又开始躁动起来,决定去Granada过周末。我抓住这个机会,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在邮件里报个名。这种事再没有人比我更擅长啦!


其实严格算起来,最长一次参加同学聚会也就是圣诞前的那次party,差不多共处了五六个小时而已。我报名之后身为一名资深交往恐惧症和蛇精病患者又开始担心起七七八八,先是焦虑能不能跟同学们无障碍交流,后

那些年

初中那三年,本以为已经忘了很多,也已经被很多人忘了。几日前却突然而然被加入初中群,骤然而至分外错愕,翻看那些熟悉的或者不再熟悉的名字和照片,当年幼稚青涩纷叠沓至,时空隧道霎那间被开启。本以为永不会回首的岁月,就这么在旧日同窗三言两语里,扑面而来,伴着那时哀伤那时欢喜。


那些笼罩在白茫茫的雾里的白天,和灰灰暗暗的夜晚;那些写到半夜还永远写不完的作业和考试拿到一百分的欣喜若狂;那些难以揭开的伤疤和遮遮掩掩;屡次想脱口而出的秘密和宁愿被班主任训斥也要努力撑起的自尊与挥之不去的自卑。每天都好似足够长大又小小的那个人,就是我。那是那三年,是回忆永远抹不去酸涩的背景,是写下来又难忍眼眶变红却学着忍住...

今天儿童节

以前每逢过节,就总记得国际两个字,国际劳动节,国际妇女节,国际儿童节,除了没有国际春节,其他节日哪怕时间再短,哪怕被加班被拼凑,加上国际两个字就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许多。


直到来了这边才发现,今天才是人家的儿童节,跟我们六月一号的正好相反好不好,小时候劳心劳力的编排了那么多节目,除了领导们坐在台上很愉悦以外,说好的全世界小朋友大联欢呢?!我没读过多少书,你们不要骗我!


虽然今天是儿童节,今年的花车游行却是在昨天晚上,从leganes的一个大型购物中心出发,到市中心的小教堂结束,时长据说两个多小时。说是据说是因为我们没赶上,吃晚饭时已经8点了,想着估计要结束了,就觉得明年再看也是一样的...

Lanzarote

懒惰指数与假期时长达到幂指数关系时,整个人都在烂游戏里废了。夜深了还不想睡,反正明天不用早起上学去,天亮了也不用起,起来也没正经事。从海岛回来了好几天,天天颠倒黑白喝酒打牌过圣诞,不知道啥时候能振作起来。


史上最省心的一次旅游,机票是别人定的,酒店是别人定的,景点是别人定的,连饭也是别人定的,没心没肺过了四五天,要不是回来后对着镜子里晒黑的一张脸,真不知道时间都到哪儿去了。


在岛上最大的收获是学会了潜泳——当然这东西估计你们不用学也会。但是对于又咸又怕又胆小的我,都没敢在大海里畅游一下,只是在酒店温暖的泡澡小池子里跟着宋同学朝拜土地爷爷一样的姿势玩儿了好久,同时还忍受石同学在旁边又...

  2/37  
突然想起blogcn还没有升级的时候,我那个粉色的页面。也突然想起那段有关奢靡颓唐的话

彼时此时,我竟是没有什么长进

昨天听妈妈说,我大学到北京报道那一天,司机开车到北京后,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从今以后,在这北京,我就独自一人了。。。

妈妈说当时我说完那句话,舅舅和我妈坐在后排,对望了一眼,两个人眼圈都要红了。。。

此刻彼刻,我还是那般没心没肺

当时若不是那小司机聪明,岔开了话题,可要怎么收场

如今已进京十余年,期间风起云卷,泪和欢笑,种种种种。。。。。。情何以堪

果然过了九年,我还是原来的我

幸还是不幸?

于我,是幸吧